一介俗人,一个挣扎在理想和现实之间,一个心有不甘却又偶尔自甘沉沦,一个间歇性凌云壮志和长期性混吃等死,的人。

现在是凌晨2点。

我睡不着。

刚买了斯里兰卡的回程机票。我忽然有一种非常复杂的情愫想要发泄。

其一,是觉得自己好渺小,好迷茫;只是买个机票,我需要跟我那几个并不热衷于旅行的同伴沟通,虽然他们也并未做错什么,但我就是害怕,非常害怕。害怕我的不靠谱,我的缺点会伤害到他们。我终究还是自卑的。

其二,是出于对穷困的愤慨和自责。已然23岁,实习挣来的钱已经不能cover自己的花销,还得找父母要钱。在购买机票时的一个细节是:我把「航空意外险」去掉了。60元而已哦。我的观点是:既然我死了什么都感受不到了,那么买这个险对于我有意义吗?
这一刻,我真的觉得我自己好冷血。

在我20几岁的头几年,看来我注定是要面对穷困的生活,...

过年这几天真是忙的。。连写日记的时间都没有了。

最近又开始各种惆怅了。。一边在计划去斯里兰卡的旅行,九月去香港的生活;一边感慨于可能没时间写毕业论文、「如何优雅的和主管提离职」、香港旺角骚乱、发型太乱弄不起来=_=......唉。

春节过节吃酒席总是让人有崩溃的感觉,今年尤甚。家乡的一切对于我来说是如此的格格不入。置身这样的环境中我感到嘈杂和心乱,迫不及待想要离开。

图为回家时拍下的路上的路灯。

最近碰到各种吃名义的吃饭,尤以亲戚吃饭最为头疼。


各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以『分岁酒』(温州民俗)的名义聚到一起吃饭,一年都没有见面的各位聚到一张桌子上了,说熟不熟,说生也不生(毕竟是亲戚),说几句『你又瘦了』、『嘿,你胖了』、『最近怎样?』的不疼不痒的话。总结起来就是,这帮人不生不熟、不痛不痒、混得也不上不下。聚在一起谈天说地。


其实人家也没恶意,只不过聚在一起吃个饭罢了对吧。这是旧时代残存下来的『年味』中的重要一环,即人际关系的交流,也就是social。以前大家难得聚上一面,借此机会得以相见,推杯换盏之间难免交流信息、日后遇上事了也好有个照应。


然而如今的联系只是微信上一条...

南方冬天这种天气真的要死人的。😭😭😭

阴雨,湿冷,无时无刻的低温。
我猜最近自杀率一定很高......

图为北京的凤凰岭。(iPhone 6s拍摄)

哎呀今天在「北京-温州」的八个小时高铁上实在太无聊啦!!

谢谢乐评吧。说实话,我觉得第四季《我是歌手》从质量上来看较前三季弱了很多。仅仅从「编曲」这一栏来看,只有李玟的编曲称得上是国际化、真材实料,其余人无论是演绎还是编曲都只能说是差强人意,甚至如关喆、赵传之流基本是在碰运气。(尼玛你动不动原封不动的搞一个华语4/4大抒情有个毛意思啊?!)

而很能作,丰富音乐多元性的haya居然被淘汰了=_=,表现不好就是这么残酷。

黄致列欧巴基本是继承了郑淳元之前的路数,苦情嗓、正装出席、唱中文歌讨好观众;唯一不同的是他长得好看,吸女粉的能力简直max好吗?!

然后很想说一下李克勤。《我歌》这几期选的香港歌手我都很...

今天是周日。结果被王晨那个傻逼拖去六!环!外!去爬一座荒郊野岭,叫凤凰岭。=_=

虽然昨天是最冷的一天,但是今天依旧超冷啊……对了,昨天跟赵照还有玉洁吃了饭,感觉似乎赵照略刻意的在我面前提起她分手的事情……难道是在暗示我=_=。。。

Anyway,最近没什么事,就是冷,冷,冷,全国都是冷冷冷。

自拍萌萌的。

今天交了cuhk的留位费!办的电汇!
流程繁琐复杂,而且各种担心最后汇到了没,汇到了学校知不知道是我汇的等等问题。。。

唉,互联网快来革新金融领域吧。

And这个康康真是笑哭我,中国动漫领域又一巨作。

今天过得算不错。

因为工位换到了一起,所以都是运营部的筒子们相处起来总体来说还是比较融洽的。中午聚了餐,大家都听nice,我自我感觉比刚来的时候对公司熟悉多了,也好多了。

晚上冰晶教了我一些后台的操作,怎么感觉我现在产品运营、活动策划、产品经理的活都要做啊?!又听人说公司略有不靠谱……妈蛋过完年回来得赶紧想方法骗到工资然后滚蛋……

换了个头像,实力膜蛤๑乛◡乛๑

今天因为办活动所以和皮二以及木木姐跑去三里屯太古里玩了一圈。。。虽然冻的都成筛子但是还挺好玩。三里屯北区真是各种高大上的品牌,南边的优衣库啥的都是屌丝穿穿的啊哈哈。

皮二真心美。可惜人家已经嫁出去了😀……

今天体验了滑雪!!

刚开始什么都不知道直接上了中级赛道,把我给摔的!!痛死了。

后来慢慢掌握了技巧,感觉也不是很难嘛!在中级赛道上也就游刃有余了,关键是要保持s形滑行,掌握好重心,保持好两个板子之间的距离。适当时候利用内八字的方法进行减速。
这跟小时候玩的直排滑轮还是有一定相像的,估计我能掌握的比较好也是拖了玩过轮滑的福。

不过滑雪真的超级好玩呀!『白色鸦片』名副其实!那种下来风驰电掣的感觉真的很棒,有机会希望体验高级赛道啊!虽然看起来很恐怖的样子!

回来感觉全身酸痛,躺在那里的时候小腿的筋都在跳,就好像还穿着雪鞋在滑雪一样!

1 / 2

© Vincent Chan | Powered by LOFTER